首页 > 正文
江苏癫痫病治疗哪家好,江苏有没有治疗癫痫病,杭州什么医院门治疗癫痫

杭州治疗癫痫病得花多少钱,南京怎么才能治好癫痫,上海看癫痫专业的医院,南京癫痫医院哪家专业,江西哪家专治癫痫病的医院,上海癫痫医院都有哪些,杭州治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,上海治疗小儿癫痫专家,江苏有治疗癫痫的偏方,上海癫痫患者推荐专家

  原标题:“沙发客”活跃在成都 她一年272天住陌生人家

  “沙发客最大的魅力,就是你不知道,下一秒会遇见什么样的人。”

  沙发客作为新兴的旅行住宿方式,主张免费睡别人家的沙发(也可演变为床、房间),在主人带领下欣赏当地美景。区别于其他旅行住宿,真正的沙发客是免费的。

  “沙发客”这个词源自一个叫Couchsurfing的全球沙发客自助游网站,由美国一个叫范特的年轻人在2003年1月1日创立,其创意源于一次国外旅行,以其新奇、省钱的特色迅速在潮人中传播开来。

张雷(左)和他的沙客们

  这个国庆,“沙发客”王聪明再次来到成都,住在一位预先约好的“沙发主”家里。这是她第三次在成都做沙发客,作为一名沙发达人,她去年有272天都住在陌生的沙发主家里。“沙发客最大的魅力,就是你不知道,下一秒会遇见什么样的人。”王聪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。

  一件黄色T恤,一条黑色休闲裤,一个黑色双肩包,10月5日,成都商报记者在成都草堂北站见到了王聪明,她刚从一个沙发主家出来,准备吃过午饭前往另外一个沙发主家。

  从2015年7月开始做沙发客以来,两年间玩遍了全国各省,去年365天,她有272天都在做沙发客。

夏志清(左)和沙客

  沙发客,顾名思义就是“睡别人家的沙发”。2015年7月,她在凤凰古镇首度体验沙发客,两三个女生挤在一个房间,心里不是不紧张的。“还是害怕,毕竟没有付钱。”王聪明说,她安然度过了一晚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2016年11月,王聪明从成都中转前往贵州,在网上预约了一个沙发主。那一天沙发主刚好要出差,“他对我超级信任,把钥匙放在门口的电箱里,第二天一早我就去赶车了,这么多年我连这个沙发主长什么样都不知道。”王聪明说,她感受到成都的热情和温暖,一度想留在成都工作。

  她也遭遇过奇葩沙发主,那是在广西南宁,沙发主是一个五六十岁的阿姨。第二天,这位阿姨特意给她报了一个一日游旅行团,但车上一直宣传“一带三,交56888元以后每个月挣十万元”。王聪明后来意识到这位沙发主可能是搞传销的。

  两年期间,王聪明遇到的大部分沙发主都是好的,有的给房间钥匙可以自由出入,有的请她吃饭。不管在哪,讲礼貌抢着做家务都是需要的。“人多礼不怪。”王聪明说,为此她和沙发主对接成功率比较高。

  目前,王聪明在凉山美姑县支教,趁着国庆假期跑到成都来吃各种美食。“这是我第六次来成都了,能免费玩的都玩过了,主要是吃。”

 

  成都市民刘畅就是为王聪明提供过沙发的沙发主,27岁,是一名平面设计师,在东三环住着一个套二的房子。“自己一个人住,做的又是与电脑有关的工作,有时候比较无聊,想有人可以聊天。”刘畅说,对于沙发客他早有耳闻,去年10月份开始做沙发主,到目前接待了五六个人。

  刘畅接待沙发客比较讲究,倾向于为比较困难的学生和某些短暂旅行的人提供沙发。“沙发客是沙发主免费提供帮助,如果以此为职业,我不太欢迎。”刘畅说,从接待的客人来看,沙发客整体素质都比较高。他如果不忙,会和沙发客聊聊天,一起做饭吃,饭后沙发客主动抢着洗碗,“我呢,有的时候会给他们介绍成都风土人情。”

王聪明在成都游玩

  张雷性格外向,晚上大家一起做做饭,听沙发客聊聊一路的见闻。“这些人的旅途与我们平时出行很不一样,会看到许多不同的风景。”张雷说,他没有遇到“手脚不干净的”,在沙发客入住之前,他会主动拍摄对方的身份证,对方离开时当面删掉。

  听了半年的穷游故事,不过他没有勇气像沙发客一样跨出这一步。“我只能做沙发主让世界到我家来,不敢做沙发客到外面世界去。”

  “沙发客”这个词源自一个叫Couchsurfing的全球沙发客自助游网站,由美国一个叫范特的年轻人在2003年1月1日创立,其创意源于一次国外旅行,以其新奇、省钱的特色迅速在潮人中传播开来。

  “现在的氛围没有以前热,但是人数越来越精细化了。”刘仁疆说,前几年由于大家对沙发客不了解,不少人比较好奇想尝试,随着多年普及,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到,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沙发客和沙发主,因此游客更加趋于理性。目前,该网站每天新增注册户30~40人,玩沙发的人主要集中在学生和职业背包客。

  当前沙发客的平台主要有三个:沙发客论坛网站、百度贴吧、豆瓣沙发客小组。沙发客网站的数据显示,成都注册人员为6800人。另据多名资深沙发人士预测,目前成都活跃的沙发客在千人左右。成都沙发客资深人士夏志清表示,目前由于三个沙发客平台都只有发布信息和分享经验的功能,缺乏相应的信息评价机制和反馈机制,导致沙发客旅游只能成为一种小众而体验感强的旅游形式。“换句话说,不管我接待多少沙发客,没有平台进行信用累计,因为无从判别这个人信誉到底好不好。”夏志清说,他从2012年开始,做过沙发客70多次,接待过沙发客27人。

  旅游成本低、可分享,是沙发客的优点,其缺点也显而易见,安全隐患大,沙发客和沙发主收获不对等,旅游可能达不到预期。多名沙发资深人士表示,国内普遍对陌生人的信任感较低,无法保证沙发主和沙发客双方的人身以及财产安全,缺乏一个较为规范的机制和平台,目前沙发客群体要发展壮大具有一定的难度。

  四川卓安律师事务所律师蒋健表示,沙发客将闲置资源分享,是成本比较低的一种旅游形式,由于这是一种免费旅游互助形式,信息发布平台仅有行使审核的义务,一旦沙发客或者沙发主发生人身和财产安全事故,均只能通过事后报警予以补救。

  “安全隐患比较高,如果要进行沙发客旅游,只能依赖一个陌生人的自律来解决。”蒋健建议,如果要做一名沙发客,第一,在旅行之前尽量核实双方的信息,以确保发生事故可以找到人;第二,女生不要单独旅行,建议有同伴陪同;第三,贵重物品随身携带。

  成都商报记者 钟美兰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“沙发客”活跃在成都 她一年272天住陌生人家

  “沙发客最大的魅力,就是你不知道,下一秒会遇见什么样的人。”

  沙发客作为新兴的旅行住宿方式,主张免费睡别人家的沙发(也可演变为床、房间),在主人带领下欣赏当地美景。区别于其他旅行住宿,真正的沙发客是免费的。

  “沙发客”这个词源自一个叫Couchsurfing的全球沙发客自助游网站,由美国一个叫范特的年轻人在2003年1月1日创立,其创意源于一次国外旅行,以其新奇、省钱的特色迅速在潮人中传播开来。

张雷(左)和他的沙客们

  这个国庆,“沙发客”王聪明再次来到成都,住在一位预先约好的“沙发主”家里。这是她第三次在成都做沙发客,作为一名沙发达人,她去年有272天都住在陌生的沙发主家里。“沙发客最大的魅力,就是你不知道,下一秒会遇见什么样的人。”王聪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。

  一件黄色T恤,一条黑色休闲裤,一个黑色双肩包,10月5日,成都商报记者在成都草堂北站见到了王聪明,她刚从一个沙发主家出来,准备吃过午饭前往另外一个沙发主家。

  从2015年7月开始做沙发客以来,两年间玩遍了全国各省,去年365天,她有272天都在做沙发客。

夏志清(左)和沙客

  沙发客,顾名思义就是“睡别人家的沙发”。2015年7月,她在凤凰古镇首度体验沙发客,两三个女生挤在一个房间,心里不是不紧张的。“还是害怕,毕竟没有付钱。”王聪明说,她安然度过了一晚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2016年11月,王聪明从成都中转前往贵州,在网上预约了一个沙发主。那一天沙发主刚好要出差,“他对我超级信任,把钥匙放在门口的电箱里,第二天一早我就去赶车了,这么多年我连这个沙发主长什么样都不知道。”王聪明说,她感受到成都的热情和温暖,一度想留在成都工作。

  她也遭遇过奇葩沙发主,那是在广西南宁,沙发主是一个五六十岁的阿姨。第二天,这位阿姨特意给她报了一个一日游旅行团,但车上一直宣传“一带三,交56888元以后每个月挣十万元”。王聪明后来意识到这位沙发主可能是搞传销的。

  两年期间,王聪明遇到的大部分沙发主都是好的,有的给房间钥匙可以自由出入,有的请她吃饭。不管在哪,讲礼貌抢着做家务都是需要的。“人多礼不怪。”王聪明说,为此她和沙发主对接成功率比较高。

  目前,王聪明在凉山美姑县支教,趁着国庆假期跑到成都来吃各种美食。“这是我第六次来成都了,能免费玩的都玩过了,主要是吃。”

 

  成都市民刘畅就是为王聪明提供过沙发的沙发主,27岁,是一名平面设计师,在东三环住着一个套二的房子。“自己一个人住,做的又是与电脑有关的工作,有时候比较无聊,想有人可以聊天。”刘畅说,对于沙发客他早有耳闻,去年10月份开始做沙发主,到目前接待了五六个人。

  刘畅接待沙发客比较讲究,倾向于为比较困难的学生和某些短暂旅行的人提供沙发。“沙发客是沙发主免费提供帮助,如果以此为职业,我不太欢迎。”刘畅说,从接待的客人来看,沙发客整体素质都比较高。他如果不忙,会和沙发客聊聊天,一起做饭吃,饭后沙发客主动抢着洗碗,“我呢,有的时候会给他们介绍成都风土人情。”

王聪明在成都游玩

  张雷性格外向,晚上大家一起做做饭,听沙发客聊聊一路的见闻。“这些人的旅途与我们平时出行很不一样,会看到许多不同的风景。”张雷说,他没有遇到“手脚不干净的”,在沙发客入住之前,他会主动拍摄对方的身份证,对方离开时当面删掉。

  听了半年的穷游故事,不过他没有勇气像沙发客一样跨出这一步。“我只能做沙发主让世界到我家来,不敢做沙发客到外面世界去。”

  “沙发客”这个词源自一个叫Couchsurfing的全球沙发客自助游网站,由美国一个叫范特的年轻人在2003年1月1日创立,其创意源于一次国外旅行,以其新奇、省钱的特色迅速在潮人中传播开来。

  “现在的氛围没有以前热,但是人数越来越精细化了。”刘仁疆说,前几年由于大家对沙发客不了解,不少人比较好奇想尝试,随着多年普及,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到,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沙发客和沙发主,因此游客更加趋于理性。目前,该网站每天新增注册户30~40人,玩沙发的人主要集中在学生和职业背包客。

  当前沙发客的平台主要有三个:沙发客论坛网站、百度贴吧、豆瓣沙发客小组。沙发客网站的数据显示,成都注册人员为6800人。另据多名资深沙发人士预测,目前成都活跃的沙发客在千人左右。成都沙发客资深人士夏志清表示,目前由于三个沙发客平台都只有发布信息和分享经验的功能,缺乏相应的信息评价机制和反馈机制,导致沙发客旅游只能成为一种小众而体验感强的旅游形式。“换句话说,不管我接待多少沙发客,没有平台进行信用累计,因为无从判别这个人信誉到底好不好。”夏志清说,他从2012年开始,做过沙发客70多次,接待过沙发客27人。

  旅游成本低、可分享,是沙发客的优点,其缺点也显而易见,安全隐患大,沙发客和沙发主收获不对等,旅游可能达不到预期。多名沙发资深人士表示,国内普遍对陌生人的信任感较低,无法保证沙发主和沙发客双方的人身以及财产安全,缺乏一个较为规范的机制和平台,目前沙发客群体要发展壮大具有一定的难度。

  四川卓安律师事务所律师蒋健表示,沙发客将闲置资源分享,是成本比较低的一种旅游形式,由于这是一种免费旅游互助形式,信息发布平台仅有行使审核的义务,一旦沙发客或者沙发主发生人身和财产安全事故,均只能通过事后报警予以补救。

  “安全隐患比较高,如果要进行沙发客旅游,只能依赖一个陌生人的自律来解决。”蒋健建议,如果要做一名沙发客,第一,在旅行之前尽量核实双方的信息,以确保发生事故可以找到人;第二,女生不要单独旅行,建议有同伴陪同;第三,贵重物品随身携带。

  成都商报记者 钟美兰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“沙发客”活跃在成都 她一年272天住陌生人家

  “沙发客最大的魅力,就是你不知道,下一秒会遇见什么样的人。”

  沙发客作为新兴的旅行住宿方式,主张免费睡别人家的沙发(也可演变为床、房间),在主人带领下欣赏当地美景。区别于其他旅行住宿,真正的沙发客是免费的。

  “沙发客”这个词源自一个叫Couchsurfing的全球沙发客自助游网站,由美国一个叫范特的年轻人在2003年1月1日创立,其创意源于一次国外旅行,以其新奇、省钱的特色迅速在潮人中传播开来。

张雷(左)和他的沙客们

  这个国庆,“沙发客”王聪明再次来到成都,住在一位预先约好的“沙发主”家里。这是她第三次在成都做沙发客,作为一名沙发达人,她去年有272天都住在陌生的沙发主家里。“沙发客最大的魅力,就是你不知道,下一秒会遇见什么样的人。”王聪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。

  一件黄色T恤,一条黑色休闲裤,一个黑色双肩包,10月5日,成都商报记者在成都草堂北站见到了王聪明,她刚从一个沙发主家出来,准备吃过午饭前往另外一个沙发主家。

  从2015年7月开始做沙发客以来,两年间玩遍了全国各省,去年365天,她有272天都在做沙发客。

夏志清(左)和沙客

  沙发客,顾名思义就是“睡别人家的沙发”。2015年7月,她在凤凰古镇首度体验沙发客,两三个女生挤在一个房间,心里不是不紧张的。“还是害怕,毕竟没有付钱。”王聪明说,她安然度过了一晚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2016年11月,王聪明从成都中转前往贵州,在网上预约了一个沙发主。那一天沙发主刚好要出差,“他对我超级信任,把钥匙放在门口的电箱里,第二天一早我就去赶车了,这么多年我连这个沙发主长什么样都不知道。”王聪明说,她感受到成都的热情和温暖,一度想留在成都工作。

  她也遭遇过奇葩沙发主,那是在广西南宁,沙发主是一个五六十岁的阿姨。第二天,这位阿姨特意给她报了一个一日游旅行团,但车上一直宣传“一带三,交56888元以后每个月挣十万元”。王聪明后来意识到这位沙发主可能是搞传销的。

  两年期间,王聪明遇到的大部分沙发主都是好的,有的给房间钥匙可以自由出入,有的请她吃饭。不管在哪,讲礼貌抢着做家务都是需要的。“人多礼不怪。”王聪明说,为此她和沙发主对接成功率比较高。

  目前,王聪明在凉山美姑县支教,趁着国庆假期跑到成都来吃各种美食。“这是我第六次来成都了,能免费玩的都玩过了,主要是吃。”

 

  成都市民刘畅就是为王聪明提供过沙发的沙发主,27岁,是一名平面设计师,在东三环住着一个套二的房子。“自己一个人住,做的又是与电脑有关的工作,有时候比较无聊,想有人可以聊天。”刘畅说,对于沙发客他早有耳闻,去年10月份开始做沙发主,到目前接待了五六个人。

  刘畅接待沙发客比较讲究,倾向于为比较困难的学生和某些短暂旅行的人提供沙发。“沙发客是沙发主免费提供帮助,如果以此为职业,我不太欢迎。”刘畅说,从接待的客人来看,沙发客整体素质都比较高。他如果不忙,会和沙发客聊聊天,一起做饭吃,饭后沙发客主动抢着洗碗,“我呢,有的时候会给他们介绍成都风土人情。”

王聪明在成都游玩

  张雷性格外向,晚上大家一起做做饭,听沙发客聊聊一路的见闻。“这些人的旅途与我们平时出行很不一样,会看到许多不同的风景。”张雷说,他没有遇到“手脚不干净的”,在沙发客入住之前,他会主动拍摄对方的身份证,对方离开时当面删掉。

  听了半年的穷游故事,不过他没有勇气像沙发客一样跨出这一步。“我只能做沙发主让世界到我家来,不敢做沙发客到外面世界去。”

  “沙发客”这个词源自一个叫Couchsurfing的全球沙发客自助游网站,由美国一个叫范特的年轻人在2003年1月1日创立,其创意源于一次国外旅行,以其新奇、省钱的特色迅速在潮人中传播开来。

  “现在的氛围没有以前热,但是人数越来越精细化了。”刘仁疆说,前几年由于大家对沙发客不了解,不少人比较好奇想尝试,随着多年普及,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到,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沙发客和沙发主,因此游客更加趋于理性。目前,该网站每天新增注册户30~40人,玩沙发的人主要集中在学生和职业背包客。

  当前沙发客的平台主要有三个:沙发客论坛网站、百度贴吧、豆瓣沙发客小组。沙发客网站的数据显示,成都注册人员为6800人。另据多名资深沙发人士预测,目前成都活跃的沙发客在千人左右。成都沙发客资深人士夏志清表示,目前由于三个沙发客平台都只有发布信息和分享经验的功能,缺乏相应的信息评价机制和反馈机制,导致沙发客旅游只能成为一种小众而体验感强的旅游形式。“换句话说,不管我接待多少沙发客,没有平台进行信用累计,因为无从判别这个人信誉到底好不好。”夏志清说,他从2012年开始,做过沙发客70多次,接待过沙发客27人。

  旅游成本低、可分享,是沙发客的优点,其缺点也显而易见,安全隐患大,沙发客和沙发主收获不对等,旅游可能达不到预期。多名沙发资深人士表示,国内普遍对陌生人的信任感较低,无法保证沙发主和沙发客双方的人身以及财产安全,缺乏一个较为规范的机制和平台,目前沙发客群体要发展壮大具有一定的难度。

  四川卓安律师事务所律师蒋健表示,沙发客将闲置资源分享,是成本比较低的一种旅游形式,由于这是一种免费旅游互助形式,信息发布平台仅有行使审核的义务,一旦沙发客或者沙发主发生人身和财产安全事故,均只能通过事后报警予以补救。

  “安全隐患比较高,如果要进行沙发客旅游,只能依赖一个陌生人的自律来解决。”蒋健建议,如果要做一名沙发客,第一,在旅行之前尽量核实双方的信息,以确保发生事故可以找到人;第二,女生不要单独旅行,建议有同伴陪同;第三,贵重物品随身携带。

  成都商报记者 钟美兰

责任编辑:张玉

江西治癫痫那个医院好呢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